用户名: 密码: [Search] 搜索 [Recent Topics] 最新主题 [Hottest Topics] 热门主题 [Members]  会员列表 [Groups] 返回首页 [Register] 会员注册
文章发表人是: 想飞的人
论坛首页 » 个人资料 想飞的人 » 文章发表人是 想飞的人
前往:   
发表人 内容

对这个话题,不想作展开,故列出如下提纲:

一、交通规划应该形成网络,交通建设应适当超前。

1、科学规划好交通路网,形成内环路和外环路格局,让过境车通过外环路绕过潮州市区通行。
2、市区及人流密集地带应该架设人行天桥或挖人行遂道,实现人车分流。(车站、学校、医院、大型超市、酒店所在地都很有需要架天桥)
3、架设立交桥,解决复杂路段的交通难题。枫溪广场、南桥头等地段都是潮州的交通复杂路段。
4、打通高速烂尾路,机场快速路,建设韩江大桥、东西溪大桥。
5、新规划建设的道路宽度应该适当超前(至少要双向8车道)。
6、加大公交事业的建设,鼓励民营经济实体参与乡镇公交建设,扩大公交的覆盖面,提高公交服务水平。
 
二、加大交通宣传教育力度,交通管理要严格高效。
 
1、与教育部门联合,交通安全从小抓起。起码这一代人做不好,起码下一代人能改好。
2、通过电视、广播、报刊、网络等媒体,开展多种形式的交通安全宣传活动,提高民众的交通安全意识。
3、以新交规为抓手,严格驾驶证的考试,提高机动车驾驶员的水平。
4、交通事故处理应以减少对公共交通影响为原则。
5、依法办事,杜绝人情执法,对违规现象进行有效处罚。
6、加强出租车、泥头车、公交车管理。

 

网上潮州和网上政府的建成使用,彰显潮州市政府为民利民的一片公心。然而与这一鼓舞民心相对比的是,我市的某些政府办事窗口效率低下,管理混乱。
近日,本人从朋友处获悉,他因车辆交易的原因需办理车辆车主的变更手续,于4月底向市车管所提出申请。市车管所于5月17日开出提档证明,让他到潮安县取车辆档案。然而,当他到潮安县交警大队办理业务时,被告知:他所要的档案找不到,不见了。随后,他又跑了若干次,每次都被告知:档案找不到,找到了就让他提走。当他问具体还得等多久才能找到“失踪”了的档案时,潮安县交警大队的办事人员冷冷地回答他说这怎么能确定具体要等几天。至今已经半月有余,他仍在苦苦等待着县局能将车辆档案让他依法提出。
市局车管所告诉他:他的车辆档案早就被潮安县交警大队提走了,提档的办事员是有签名确认的,而潮安县交警大队说找不到档案,他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里,我很纳闷:潮安县交警大队的车辆档案管理怎么打理这些档案的?如此重要的文件档案怎么说不见了就不见了?假如车管所把当事人的车辆档案弄丢了,当事的办事员是不是该负什么责任?当事人的权益又如何能得以保障呢?
面对强势的交警部门,一般的车主只能认倒霉。但我以为,绝不能让这样的事败坏了市政府勤政为民的良好形象。对上述的事例,我希望有关的职能部门能亡羊补牢,并尽快为遇事车主办好手续。市车管所开出的提档证明显示该车辆档案编号:445100062141。

 

“网上潮州和网上政府建设”网友征求意见座谈会5月10日20:00准时开锣。会上,主办方首先作了网站建设的介绍和演示,一个历经五月酝酿,精心缔造的门户网站赫然呈现于与会者眼前,其内容之详尽及界面之儒雅确实值得称道。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网友依旧如之前的书记见面会一样,畅所欲言,纷纷就网站页面规划,栏目的设计,内容的定位,网络的安全以及做好宣传推介等方面发表了各自的见解。诤诤良言,或不太顺耳,但对网上潮州的关注和爱护都溢于一字一句之中。
会议桌内圈就座的多是元老级的网友,每人跟前都有独立的话筒,故而少有人肯放过发言的机会。我是网上一只小虾,只能坐在圈外,虽有几点建议,却苦于没有话语权,只好在听网友进言的空隙,动笔写了下来:
一是关于首页的设置,我感觉要能让人如见到新娘一般,霎时为其美丽脱俗所吸引。
目前的首页基本做到了,它不采用一般政府门户网站的庞杂页面为首页设计模式,而用一个卷轴动画和两个按钮为主要元素,确实令人耳目一新,有点百度和谷歌的风格。
然而,我认为动画中呈现的画面就是能代表潮州风貌的图片为好,比如文化以韩祠为代表,宗教以开元寺为代表,景观以湘子桥为代表等等。可展现的风貌实在太丰富了,或许也可考虑做成四季不同的主题,更全时宜,也能预防视觉疲劳。
另外,假如像与会一网友所说的这种简洁的首页不利于网站在搜索引擎上的推介,且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话,则需要以上的首页设计了。但个人以为,这实在可惜。
二是关于网站的内容,我感觉它要能让人进入其中就如见到亲娘一样,倍感亲切温馨。
1、是“网上潮州”的静态内容我感觉是基本完成了,具体细节可以在以后的运行中再适当微调。比如潮州文化方面建议可加上在线的“潮州音字典”(www.mogher.com)和潮剧的知识普及等。现在的关键是后期的动态建设要跟进,要办好网民互动的版块,因为这是网站的灵魂所在,是能吸引人气的法宝。每一网民上网都很现实,只取其所需要的,只看其感兴趣的,如若网站上看不到新鲜的东西,思想的激辩,网民都只是匆匆过客,不会留下半个脚印的。如果没有人气,前期辛苦建设网站的努力就白费了。所以,要凝聚本地网民的心,就要给草根的原生态一方立足之地;要吸引外来访客(包括海外侨胞)的眼光,就要能给其以权威的、全面的信息,要提供足够的便利。
2、“网上政府”这一块应该是严肃的,正规的内容。其设计应该有别于网上潮州的风格,但特别要注意的是要有充分的网络安全保障。互联网是相对开放的,监管起来也比较困难,如期辛劳劳作,如是因安全原因,硕果被窃,那是多么令人痛心的啊。
还有,作为政府网站,它应该有固定的域名,不应像今晚在会上看到的,是一个难以读出含义和难以记忆的网址。如是这样,则不利于网站的宣传和推广。
三是好网站也需要宣传推介。
酒好也怕巷子深,做得如此精致的一张潮州电子名片,可不能揣在兜里,而应该大张旗鼓进行宣传。建议:
1、运用技术手段,上搜索引擎(如能上著名搜索引擎的第一页,那就更好了)。
2、上中央和地方的视频及纸质媒体广告,推广到外地。
3、与其他门户网站做链接。

网上政府是什么?现实的政府,老百姓再熟悉不过了,但这个虚拟的网上政府是什么?百姓们多少有些新奇。如果说,百姓们是子民的话,政府就约等于是家长了。想想,作为“子女”能怎样与“家长”交往,又如何向“家长”提出自己的诉求?难以启口!因为怕家长的权威和脸色,这一来“沟通”往往也就成了天方夜谭了。我小时候也遇上这样的难题,长大后,读了书,终于找到办法:给家长写信,写纸条。这样,既可在零压力的状况下,恰如其分地表述自己的意思,又让家长能静下心来分析子女的诉求是否合理。这难道不是两全其美了么?网上政府,其实就是这样的一种既方便快捷又高效准确办事途径,也是实现政府与百姓真正零距离沟通的好方式。

网上政府虽是虚拟的,可它的运作却是实实在在的,它的作用也是真实可见的。网上政府这种形式,最初的发起者应该是国家领导人在网络上的几次访谈吧。那几次可控的网络访谈,引起了极大的积极反响。由此,政府看到了一种疏导民意的好途径。于是,网上问政的风从中央刮到省再一路刮到地方。这股网络自由的风刮到潮州这个相对自闭的小城,使百姓们觉得十分新鲜那是自然的事。但这种新奇的感觉,就是对网上政府的接纳!因此,潮州的网上政府如果真的沟通了政府与百姓的心,没准就能走出别人所不能及的新高度。

网上政府的建设,需要的条件包括“二硬”和“一软”。“二硬”是指硬件设施和过硬的人文素质,一软是指需要成熟的软件技术支持。其中的硬件设施和软件技术支持都很好解决。最终可能成为一时难以逾越的障碍将是过硬的人文素质这一关。就拿网络问政平台的建设为例,它的运作已经很好地实现了电子平台的运作,也有一支素质过硬的队伍在背后支持。但是问政平台还是碰到棘手的问题:有些百姓提出的问题不太好解决(或者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政府在平台之外不好操作。反映在平台上的现象就是问而无果,这一来百姓们就不认同了。如果这种网络问政式的平台推广到各个部门层面,官员能否有这样的能力和魄力?能否有运作平台的技术人员?当这一项目没有作好准备就仓促上马时,会不会成为一块“鸡肋”?所以,在网上政府运作之前,还是把现实的政府这个队伍拉练一下,让大家都有了那种“能量”再说吧。

“橡木花盛”,要有韩文公这样的管理者,需要有辛勤的园丁,需要有肥沃的土地。这些条件潮州现在有多少?

     重要提示: 政府现在还没有财力把500人办成20个班级。

 

 
故事一:韩愈与叩齿庵
韩愈来到潮州后,有一天出巡,在街上碰见一个和尚,面貌长得十分凶恶,特别是翻出口外的两个长牙,更是使人骇怕。韩愈本来就是因为劝皇帝不要为迎接释迦牟尼的骨头过份劳民伤财,才被贬到潮州来的,早已对和尚没有好感了,一见这副“恶相”,更是讨厌,他想这决非好人,回去要好好收拾他,敲掉他那长牙。
韩愈回到衙里,才下轿,看门的人便拿来一个红包,说这是刚才有个和尚要送给老爷的。韩愈打开一看,里面非金非银,是一对长牙,正好和那和尚的两只长牙一模一样。他想,我想敲掉他的牙齿,并没说出来,他怎么就知道了呢?韩愈立即派人四处寻找那个和尚。
见面交谈后,韩愈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很有名声的潮州灵山寺的大颠和尚;是个学问很深的人。韩愈自愧以貌看人,忙向他赔礼道歉。这以后,两人终于成了好朋友。
后人为纪念韩愈和大颠和尚的友谊,就在城里修了座庵,叫“叩齿庵”。
 
解读:潮州没有第二座叩齿庵
2011年12月13日下午3时,市委书记许光、代理市长李庆雄在潮州迎宾馆与潮州网友代表见面座谈。与会网友来自各个不同行业,大都彼此素未谋面,与市里各部门的一把手更是陌生,然而书记的宽容与健谈使大家在发言时毫不拘谨,甚至直陈诤言。短短的两个半小时里,大家就网络问政、工业布局、信息化建设、旅游发展、城市发展、教育改革、网络经济、文化建设、政府信用、慈善资金管理、民俗文化传承、扶贫改危、旅游营销等方面纷纷向政府进言。
在所有的发言里,不乏有言辞尖锐的批评,其杀伤力丝毫不亚于大颠和尚的那颗丑陋的大门牙。尽管早有“忠言逆耳利于行”的古训,但在当今以和谐为主流的社会里听到这些话语,无异于像当年的韩愈初见到大颠和尚一样,多多少少内心有些不舒服。
然而,见面会上,许书记和李市长并无一丝不快,始终是很细心地倾听,很愉悦地接受,很认真地回应,很负责地点评。
从会议厅走出来,我很庆幸网友们不必像大颠和尚那样,要将“大门牙”敲下。因为51岁上任潮州的许书记看来比韩愈更知晓“民心如镜长相映”和“行成于思毁于随”的道理。
故而,潮州不会有第二座叩齿庵!
故事二:韩愈设“水布”
古时候,韩江里的放排工,又要扛杉木,又要扎杉排,霎时跳下江,霎时爬上岸,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常常得肚痛病和风湿病。于是他们做工时便索性光着房子,不穿衣服。
每天在江边挑水,洗衣服的妇女,看见放排工赤身裸体,感到很不好意思,就告到官府那里去。官府交涉下来,放排工只好照旧又穿上衣服。
韩愈来到潮州后,这件事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跑到江边实地去看放排工扎排和放排的情形。他想:放排工成天穿着一身湿衣服,不闹出病来才怪呢!
回衙后,韩愈便作了个决定,叫人到江边通知放排工:今后扎排、放排时,可以不穿衣服,只在腰间扎块布能遮羞就好了。这块布后来就成了潮州的放排工和农民劳动时带在身上的浴布,潮州人把它叫做“水布”。
 
解读:教师需要一块“水布”
在“网友见面会”上,奖励性绩效工资分配方案激化利益矛盾冲突,失去激励先进作用的问题被网民摊出来。许书记对此当即点评:
关于绩效工资,不是政府不给,而是内部难分。所以这个事情我们要积极面对。老师们要讲风格,讲友谊。
许书记的话可谓一针见血。
政府给了钱,教育内部如果不好好分配,非要闹出矛盾,这无疑与故事里的放排工一样赤身裸体见人。教师早就被冠以“灵魂工程师”的称号,基本上属于生活在精神世界里的一类,世人也多乐于以圣人的标准去品评教师,所以,教师的品质、境界应该是完美无瑕的才对。假如一个教师,还为50元和100元的差额而不讲风格,不讲友谊,那就只能算作是一个次品货色了,难免要被世人唾弃。
然而话说回来,现实中的教师并不完全属于精神世界里的,他们都是生活在物质社会里的实实在在的人。他们同样有喜怒哀乐,同样需要油盐柴米。他们虽非圣人,但也乐意追求做个圣人,讲风格,讲友谊。可惜确实有一些原因使他们“被裸体”了。就如放排工一样,他们谁不愿意穿上整齐的衣服,体体面面地当个斯文人?可惜身体伤不起啊。
政府为什么不像当年的韩愈一样把“穿整齐的衣服”的规矩改一改,做一块折中的“水布” ?
我想教师们是不是能像放排工一样,幸运地得到一块能够遮羞的“水布”?要知道文明与健康同样重要!
 
总式没问题,分式就不知相关的领导有没有像许书记那样的胸怀与气魄了。

 

我记得小学时读过一篇课文叫:我要的是葫芦。它启迪了我:发展的教育不能光盯着架子上有几个葫芦,而要关注它的枝叶及地底下的根是否健康。一线的教师即是枝叶,基础教育就是根基!果树能长得盛,葫芦总会有的。
而目前,教育这棵“葫芦”还确实存在一些杂症:
一、教育资源分配的问题。
这个假期,我走访我市山区的一些学校,发现一些基础小学已经人去楼空。仅剩的学校,有的全校还不足十名学生。这些学校却占用了大量的教师编制。
而另一方面,市区及平原地区的很多优质学校,却没有校舍可用于扩大招生规模。学位异常紧缺,供求失衡,择校费就应运而生。还有,这类学校教师往往缺编严重,教师们HOLD不住啊。
所以,我建议教育部门要统筹规划,有前瞻性地调整学校布局,把学校做强,做大,要有拳头产品,有拳头,教育才能打出去。
二、绩效工资难以激发教师的热情。
绩效工资中有一项叫奖励性绩效工资,有网友戏称:这是拿我的钱奖励你、我、他!
现在各校制订的方案可谓五花八门,但真正能体现教育局的指导思想的方案并不多,一线的教师普遍有不满情绪。因为教育的产品是人才,工作量不像工业生产那样可用数字来精确计量,再细致的分配方案也难免使人产生得失之患。这样一来,原本激励先进的美好初衷没有了,换之的却是利益矛盾的激化。
如何消除奖励性绩效工资负面影响?我认为秘笈是:淡化,转型。
三、教师培训的问题。
17年来我见证并亲历了很多场教师的继续教育。例如关于计算机方面的培训就有若干场,关于知识经济之类的培训也开展了N次。可惜,若干年培训下来,那些原本不会操作计算机的依然不会,那些根本不懂知识经济的照样不懂。
是不敢花钱,舍不得投入吗?
恰恰相反!例如即将开始的《低碳知识与低碳广东》培训,每人得交培训费和教材费共86元。我市某地区现有教职工约有1万人,一场这样的培训,就得耗费八十多万元。
可惜,一线的教师掏了这么多钱,却往往得不到有效的提高。
那么,什么培训学习才真有成效的呢?是校本教研活动和学校之间的横向交流!
然而实行绩效之后,校本教研活动的运作往往很难得到经费支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校际之间教学横向交流,又怕一不小心弄出个“公款旅游门”,所以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不出来。
《新唐书·韩愈传》中有记载:初,愈至潮,问民疾苦。。今天许书记、李市长和各部门的一把手也十分关注民生,用汪书记的话说:潮州有望!

20111213日下午,潮州迎宾馆A幢一楼的会议厅人头涌动。首届“许书记网友见面会”在众人的期盼中开始了。

作为网友代表之一,我在发言中提到了教育继续教育培训针对性不强、成效差的问题(内容详见:http://www.521000.com/bbs/dispbbs.asp?boardID=27&ID=2216752&page=1),为让说明有理有据,引用了某一教师培训为实例。没料到许书记十分细心,察觉了其中似乎有培训内容不对口及收费不妥当的苗头,特地在点评的时候吩咐市委办等部门查实。

今天(20111214日)上午,我意外地接到市有关部门领导打来的电话,说道该培训主办方已经到市委向他们作了解释,培训内容是有文件根据,有收费批准的合法行为,并表示如果我同意还要向我当面释疑。

我只是一名普通网民,并无想到要得到主办方的释疑,一方面是主要意思并不在此,另一方面是如果该培训是有理有据,政府当然比我等普通民众更加能判断它的价值。

但无论如何,在本次的网友会,像我这般一位小小的网民的呼声都能引起政府的重视,应该说:以许书记和李市长为核心的本届政府,确实有务实的作风和雷厉风行的气势,值得称赞。

 

绩效工资确实很容易使人产生得失之患。尤其是奖励性的绩效工资,方案不好制订啊。因为教育的产品是人才,工作绩效不像工业生产那样,能轻易地用数字精确地计量出来。
网络有相对的自由,问政平台的设立是民主的一大进步。潮州有这样的平台,值得欣慰!

第一次关注许书记是在小桥流水上的全新登场,不同于以往上任的传统形式,十分亲民。

第二次关注许书记是在枫溪广场上的视察改造,敢于针对社会的疑难问题,立竿见影。

第三次关注许书记是在走进大吴村的考察研究,心系农村底层的调查研究,风雨无阻。

第四次关注许书记是在将要举行的网友见面会,直面百姓中最普通的呼声,尤其难得!

虽然首次的见面会仍未召开,但似乎潮州已有春意荡漾了。希望这一好的举措能常态化地开展。

 
论坛首页 » 个人资料 想飞的人 » 文章发表人是 想飞的人
主办单位:中共潮州市委办公室、潮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中共潮州市委机要局       联系电话:2282079